熊吉吉不改名不舒服斯基

想做一个梦,关于你

秘密 (序)

18年的夏天就这么结束了,自从那件事之后,我就没再去过道馆,剑道不再能带给我纯粹的快乐,护具放在角落里积了灰, 哪怕是不经意地看上一眼,也总会提醒我17年的种种不堪。

原本是疲惫生活中最纯粹的寄托,现在却被刻意地排除在了视线之外。‘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’, 好像他也说过类似的话吧。

只是,失去了剑道,我连最后一个遇见他的理由也找不到了。

我能反复回想的只有那个冬夜,结束练习后找了个蹩脚理由陪我等车的他,他说还不想回家,他说他的专业是提琴修造,他说你笑起来真好看,他看着我时亮晶晶的眼神,他说可是明天他就要回上海了,道别之后默默得走在我身后半步远的他,他挥着手说下次见,他着急地解释自己已经不是小男孩了,是成年人,他说今天很开心但是回家之后发现了一件伤心的事,喊我姐姐之后觉得这个称呼让我不开心了的坏笑的他,他说下次见面你就知道了,他发来的微信语音有钱塘江的潮水声,他说明天就要回校了晚上睡不着在江边散步, 和默默地提醒自己不要打开潘多拉的魔盒的我。

他没有说再见,他说的是下次见。

可是这次道别之后, 每一次的见面再也没有这样近的距离了。就像两条交错的直线,到现在,连唯一的交集也被我失去了。

明明最喜欢夏天,最美好的回忆却在冬夜。

而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,这样隐秘心动的喜悦,都不会再有了吧

评论